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郭晔菲的原创博客

凭皓华、敲击桥边倦客;任所爱、惊动千古心髓。

 
 
 

日志

 
 
关于我

今夜色暗无月光,独座窗前绣诗行。 字字推敲细细琢,咏不成歌睡不香。 手举青衫骨格骄,双唇自画野蛮腰。 心红胆大莺啼梦,脚拿虬髯我是猫。 湖头随晚笑,柳向客船行。故事春梅树,枝条陌上鲸。快眼思家国,飞鸿晓雾名。千秋风雅颂,直视好男生。 (原创文章皆为本人作品,具有无可置疑的版权,仅供交流,请勿侵权,多谢合作!本博客不参与任何圈子的期刊、杂志有奖竞赛、有奖评比。这个博客是我的官方博客,官方就是我,我就是官方。任何人不得抄袭!)

网易考拉推荐

late qing dynasty in 1870  

2016-10-04 07:38:35|  分类: 历史真相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英国工程师托马斯·蔡尔德摄于1870年晚清中国 - 山人 - 郭晔菲的原创博客
英国工程师托马斯·蔡尔德摄于1870年的颐和园玉带桥
Thomas Child/Loewentheil Collection 

1870年,英国工程师托马斯·蔡尔德(Thomas Child)到中国工作,但是被那里的风光和文化迷住了,待了近20年。他进口了一些相机,干起肖像和风景摄影师的副业,他的作品发表在杂志和图书上。他还把它们推广给游客和达官要人。配图文字交织着对中国传统的仰慕和屈尊俯就——当时的西方人认为有些传统很野蛮。

斯蒂芬·洛文希尔中国历史摄影收藏公司(Stephan Loewentheil Historical Photography of China Collection)是布鲁克林的几个照片交易商办的。它收集了成百上千件蔡尔德的作品,追踪采访了一些拍摄对象的后裔。周五,展示洛文希尔部分收藏的展览《清代北京:托马斯·蔡尔德的照片》(Qing Dynasty Peking: Thomas Child’s Photographs)在曼哈顿巴鲁克学院(Baruch College)的西德尼·米什金画廊(Sidney Mishkin Gallery)开幕。

斯蒂芬和雅各布·洛文希尔(Stephan and Jacob Loewentheil)这对父子组合拥有约1.5万张在1910年之前的中国拍摄的照片。该展览的策展人斯泰西·兰姆布罗(Stacey Lambrow)和雅各布·洛文希尔正在写一本关于蔡尔德的书。(它部分基于蔡尔德的日记,这些日记由英国史学家特里·贝内特[Terry Bennett]保管,他长期致力于研究19世纪中国的照片。)


英国工程师托马斯·蔡尔德摄于1870年晚清中国 - 山人 - 郭晔菲的原创博客
托马斯·蔡尔德摄于1875年的贵族新婚夫妇
Thomas Child/Loewentheil Collection

 蔡尔德来自什罗普郡,离开英格兰的时候为29岁,留下了妻子埃伦(Ellen)和三个孩子,不过他们后来还是跟他团聚了。在中国与外国列强冲突不断之际,他的任务是为一家政府机构检查煤气厂。他如何学会摄影则不得而之。在中国,这项技术当时相当罕见,当他拍照的时候会有人围上来。

蔡尔德既拍过长城,也拍过高塔庙宇、桥梁、拥挤的港口、布满石像与简陋店面的街边。他记录下了宫墙因风化或战争分崩离析,而其中的石块继而用于其他建筑的做法。在他撰写的图片解说、信函与日记里,他抱怨街道肮脏、虫鼠成灾。他还略开玩笑地谈起当地人的迷信行为、庙里传来的“和谐的不和谐”钟声,以及“长于排场与花销”的葬礼。

他拍过小贩、乞丐、宗教领袖,还在曾纪芬与聂缉椝结婚那天拍下了这对年轻的贵族新娘和新郎。二人的后代雷蒙德·瓦特(Raymond Watt)如今生活在纽约皇后区,退了休。他接受采访时称,直到洛文希尔父子去年在伦敦展出这张照片时,他才知道了它的存在。他计划出席这次展览的开幕式,并与蔡尔德的后人见面。

通过这幅人物照,瓦特表示,“我们找到了回忆,更新了历史。”

到了1889年,蔡尔德返回英格兰。他依然痴迷于中国,给伦敦郊外的自家房屋起了一个中文名叫“永宁居”。他在1898年死于马车倾覆事故。他的家人保存了他的一些文字档案,但没有多少其他记录留了下来。他拍的照片有时会无名地出现在拍卖会上;如果有了正确署名,便能卖出数千美元。它们还出现在艺术机构中,包括大都会艺术博物馆(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马萨诸塞州塞勒姆的皮博迪艾塞克斯博物馆(Peabody Essex Museum)及洛杉矶的盖蒂博物馆(Getty Museum)

史密森尼学会(Smithsonian Institution)设在华盛顿的弗瑞尔艺廊(Freer Gallery of Art)与赛克勒画廊(Arthur M. Sackler Gallery)收藏的中国早期照片将集结到一本名为《光之画作:弗瑞尔-赛克勒摄影集》(Painting With Light: Photography at the Freer/Sackler)的著作中,定于明年初问世。作者之一霍大为(David Hogge)表示,这批照片颇为珍贵,一部分原因是它们记录的一些建筑与艺术品后来因掠夺或战争而遭到损毁,或者是被带去了美欧的博物馆。

艺术史学者伍美华(Roberta Wue)在编辑一本有关中国与日本早期照片的,即将出版。她表示,尽管在中国的档案遭到普遍破坏,但该领域的学术研究近年来呈爆炸之势。有证据显示,当时的中国摄影师很快学会了西方人带来的设备,而包括娼妓在内的顾客开始委托他们拍摄照片来做广告。

洛文希尔父子一直在通过拍卖会来扩充收藏。在宾夕法尼亚州哈里斯堡的科迪尔拍卖与评估行(Cordier Auctions & Appraisals)于2014年举行的拍卖会上,他们花了大约50万美元拍下意大利出生的摄影师费利切·贝亚托(Felice Beato)于1860年拍下的一本中国影集。今年11月,在伦敦的中国站(China Exchange),洛文希尔父子将展出英国工程师威廉·桑德斯(William Saunders)拍摄的19世纪上海的手工上色照片。斯蒂芬·洛文希尔在电子邮件中表示,他们家族的收藏还在不断扩充,不会出售。“我希望把自己的收藏完好无损地放到一个好地方,”信中写道。



  评论这张
 
阅读(9)|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