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郭晔菲的原创博客

凭皓华、敲击桥边倦客;任所爱、惊动千古心髓。

 
 
 

日志

 
 
关于我

今夜色暗无月光,独座窗前绣诗行。 字字推敲细细琢,咏不成歌睡不香。 手举青衫骨格骄,双唇自画野蛮腰。 心红胆大莺啼梦,脚拿虬髯我是猫。 湖头随晚笑,柳向客船行。故事春梅树,枝条陌上鲸。快眼思家国,飞鸿晓雾名。千秋风雅颂,直视好男生。 (原创文章皆为本人作品,具有无可置疑的版权,仅供交流,请勿侵权,多谢合作!本博客不参与任何圈子的期刊、杂志有奖竞赛、有奖评比。这个博客是我的官方博客,官方就是我,我就是官方。任何人不得抄袭!)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误入鬼蜮  

2017-01-03 19:16:18|  分类: 美文共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疯癫和尚《引用 误入鬼蜮》

        huipeng72误入鬼蜮

       平日里睡得晚,极少做梦,但每次做梦总是很精彩,梦中故事虽然荒唐不稽,人物与情节却基本连贯成篇。有时还能梦中吟诗,均为当世杰作;或有雄文,气华辞绝。醒后回味无穷,自己把自己佩服得要死,惜乎不曾记载,隔日便忘得一干二净。

       昨天是周末,儿子从幼儿园回来,就霸占了电脑。这小子放纵了打游戏,嗷嗷叫着玩疯了,直到两点多才下机。俺失魂落魄,泡了功夫茶,耐着性子看电视。一直没看过江西台,这次可是认真看了,连广告也没拉下,直到三点多方睡,万没想到,俺这一睡便误入鬼蜮,让一群鬼纠缠得精疲力尽。

       是俺在家乡的村外放牛,牛们在山坡上吃着青草,俺拿着口琴猛吹,蝴蝶们在俺身边翻飞绕缭,草蜢们在俺脚前蹦来蹦去。夕阳西下,俺要收工了,却发现少了一头牛,俺就找,没费事就找到了,那头牛却不愿意归队,对俺说,他已经报了名,要去应聘。俺说你他妈是个牛,又不是人,应聘个什么呀?他说正因为他是一头牛,才有资格去应聘。他说事情是这样滴,阴间的牛头年老力衰,工作业绩不佳,几次都没办法将人犯带到阎王殿就审,阎王很生气,后果很严重,令牛头写了辞职书,并在报纸和电视上都发了广告,面向社会公开招聘牛头一名,户口与学历不限,条件是身体健康,年富力强,无违法犯罪前科,坚决拥护阎王爷的领导,讲政治,讲学习,讲正气,高举一个什么什么伟大旗帜,以什么什么重要思想为指导,认真落实什么什么观,具有爱岗敬业精神,注重团队意识,遵守阴间的规章制度,并能够与马面同志团结相处,配合默契,开拓进取,无私奉献,圆满完成上级领导交办的各项工作任务。经笔试和面试后择优录用,享受公务员待遇。要求报名时带简历、身份证及复印件、彩色免冠证照两张,报名费五十万亿冥元。他说他已经把该做的都做了,该交的都交了,在激烈的竞争中笔试名列前茅,只等天黑,就要面试了,这是决定命运的最后关键时刻,他必须认真对待。俺说你他妈就吹牛吧,也不怕把牛屄吹破!他就犯了牛脾气,冲俺瞪起牛眼说,俺就是要应聘,你要怎么样?俺说好吧好吧,操你妈去应聘吧,瞧你长的那德行,老子倒要看看你是怎么通过面试的。他说看就看,俺应聘牛头是光荣的,又不是做贼,难道怕你发现不成?就算应聘不成功,俺也不觉得丢脸,因为俺已经做到了尽心尽力,问心无愧!

       于是俺就不管别的事了,与该牛一起等天黑。天果然就黑了,却是什么都能看得见。该牛带俺转过一道土坎,眼前便出现了另一种情景,那是鬼雾愁惨,鬼影幢幢,鬼叫,鬼哭,鬼笑,鬼歌,鬼舞,鬼戏。百鬼观望,一鬼上前,问牛:“哪个溜子的?”牛大义凛然,从容作答:“新科笔试状元,特此前来应聘牛头职位,今晚殿前面试。”群鬼肃然,为牛让路放行,却忽啦啦涌上前来,将俺围得水泄不通。一个狰狞的日本鬼冲俺咆哮:“巴格牙路!你的,八路的干活,死啦死啦的!”俺一听就勃然大怒:“去你妈的屄!这是中国的地盘,哪有你说话的份儿,再不滚开老子一脚踹死你狗日的!”日本鬼知道俺不是省油的灯,便羞怯而退,剩下的全是中国鬼,还是围着俺盘问。一个大头鬼说:“天王盖地虎。”俺说:“嘿嘿嘿,这个不难,宝塔镇河妖。”一个没面鬼说:“么哈么哈。”俺说:“俺是你爸。”一个嬉笑鬼说:“脸红什么?”俺说:“精神焕发!”他说:“怎么又黄啦?”俺说:“操!防冷涂的蜡!”这群鬼见俺对答如流,一时无法难倒,就拉出一个朝鲜鬼,阴森着声音问:“你拿的什么书?”俺说:“歌曲集。”他紧追着问:“什么歌曲集?”俺不耐烦地说:“行了吧,老子又不是没看过那个抓特务的朝鲜烂电影!”这时牛就回头为俺说情,说俺跟他是一个系统的,是来观摩应聘的。一个鬼头目不大买帐,说鸡巴跟蛋也是一个系统,鸡巴进去了,蛋也想进去?俺恼羞成怒,一把揪住鬼头目就要臭揍,众鬼嗷嗷乱叫着四散逃窜,惊动了阎王爷,传旨下来,让俺跟牛一起上殿。

      面试开始了, 阎王爷问牛:“你吃饭了吗?”牛说:“吃了。”阎王爷问:“你吃的是什么?”牛说:“纯天然绿色食品。”阎王爷问:“挤出的是什么?”牛说:“牛奶。”阎王爷问:“牛奶中有没有那个什么什么化学成份?”牛说:“没有。”阎王爷很满意地说:“多好的一位牛同志呀,真是人民的老黄牛!你已经被正式录用了。”马面就上前与牛亲切握手,向牛表示热烈祝贺,然后领着牛去办理有关手续。阎王爷问俺:“怎么样?是不是公开公平公正?”俺说:“嘿嘿嘿,还行吧。”阎王爷说:“那你就写在博客上,适当地宣传一下吧。”俺说:“嗯。”不一会儿,牛脖子上挂着上岗证出现在俺面前,说他已经正式成为一名在岗公务员了,不能送俺,让俺自己回去。俺很不高兴,说你他妈的真不够意思,就这么撇下老子不管了,还是不是人?牛很牛逼地说:“此一时也,彼一时也。俺本来就不是人,哪管什么意思不意思的,那都是扯鸡巴蛋。再不走,等天一亮,想走也走不成了,你自己看着办吧。”

       俺大吃一惊,明白这是阴间,不是俺呆的地方,赶紧往回返,却是慌不择路,晕头转向找不到北。一个淘气鬼缠住俺,非要让俺跟他下象棋不可,三局二胜制,俺赢了才能离开。俺无可奈何,跟鬼下棋,刚走了几步,俺就发了火,说你他妈的懂不懂游戏规则呀?这马别着腿,怎么就能跳上来?淘气鬼反过来嘲笑俺,说什么什么?从来没听说过什么马别腿!然后他就尖声怪叫,招来一大群鬼上前围观,都说俺真逗,竟然马别腿。俺跟这群鬼无理可讲,索性就依了他们的鬼规矩,马不别腿也能跳,赢了第一局;炮不隔山也能打,赢了第二局;第三局刚开盘,俺拿起一个车,直接就把鬼老将给吃了,赢得干脆利落。淘气鬼心服口服,放俺过了鬼关。

       又冒出一个酒鬼,设宴跟俺交朋友。俺跟酒鬼赛酒,各自举着酒瓶,要一口气喝干。那酒鬼把酒从骷髅中灌下去,酒马上从他的骨盆流出来,像撒尿一样哗哗流在地上,俺却不行,喝下去的酒全在肚子里装着,马上就头重脚轻,摇摇晃晃,不过那酒鬼还是够朋友,说俺喝酒很有魄力,高高兴兴地放俺过了鬼关。

       又钻出一个冒失鬼,要跟俺比赛上树,谁把树顶那颗红果子摘下来,就算谁赢。俺说俺笨手笨脚,从来不会上树,再加上刚喝了酒,站都站不稳,这不是要老子的好看吗?冒失鬼说,就算你有千万条理由,也不能坏了阴间的规矩,不把那颗红果子摘下来,休想前行一步。俺说那俺不会上树怎么办?冒失鬼说会的,会的,头重脚轻,正好上树。话音刚落,他就像一根鸡毛似的飘摇直上,落在最高处的一片树叶上,然后等着俺。俺明白鬼是没份量的,而自己现在基本上也是一个鬼,便贴着树干,头朝下,脚朝上,蹭蹭蹭几下,就窜上了树顶,伸手摘下了那颗红果子。冒失鬼说,你可以走了,俺却不会下树,坐在树枝上直发愣。

       突然有个讨吃鬼,在树下挥舞着打狗棒,一只鬼爪子越伸越长,一直伸到俺面前,问俺讨取那个红果子。俺说你让俺下了树,俺就给你红果子吃。讨吃鬼说不行,你给俺吃红果子,俺才让你下树。各持己见,互不妥协,精明鬼就冒出来评理,说你们还是换一下角色吧,替死鬼下地来当讨吃鬼,讨吃鬼上树去当替死鬼,这样一切问题都会迎刃而解。于是俺才明白了自己的具体身份,原来是他妈的一个替死鬼。俺纵身一跃,飘下树来,变成了讨吃鬼,而讨吃鬼则飞身上树,倒挂在树枝上变成了替死鬼。俺就问精明鬼,俺究竟是替谁死的?精明鬼说俺是替一个糊涂鬼死的,而糊涂鬼并不知道俺替他死,所以俺还得换个身份,应该是个倒霉鬼。于是俺就摇身一变,成了倒霉鬼,却听到精明鬼又说,本来替死鬼还是可以回到阳间滴,但换成讨吃鬼就不可以了,再换成倒霉鬼,那就更不可以啦。俺说俺操死你妈!这么重大的问题,怎么不早点儿告诉老子?精明鬼说,你不知道滴,所有滴愚蠢事都是精明鬼干出来滴。俺觉得这话很有哲理,垂头丧气地说:“罢罢罢,老子自认倒霉,就是一个倒霉鬼!”

       俺心想人生无常,做鬼也无常,怪不得有个勾魂索命鬼就叫无常,事已至此,那还是就像改革一样,摸着石头过河,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到了什么山上就唱他妈的什么歌吧。于是俺就摸着石头淌过一条鬼河,来到一座鬼山之巅,放开喉咙卡拉O了一下子K:“唱鬼歌哎——这边唱来那边和,那边和。鬼歌好比鬼江水哎,不怕滩险鬼又多噢鬼又多。”一曲既罢,对面山顶便现出一个吊死鬼,风姿基本上比较绰约,浑身发着蓝幽幽的光,披头散发,有眼无珠,几条白生生的蛆虫从眼眶中往出爬着,血红的舌头吐出老长,脖子上还缠绕着一截绳子。她呜呜地哭诉着,声音很凄惨,说她是屈死的,所以叫她屈死鬼也行,总比吊死鬼好听点儿。俺说嘿嘿嘿,屈死鬼,吊死鬼,还不是都他妈一个屌样儿 !吊死鬼一听就很生气,呜呜地哭着,指责俺讲话不文明,破坏了社会主义和谐社会。俺说有没有搞错?这是他妈的鬼蜮,难道也要建设社会主义和谐社会吗?吊死鬼说呜呜,建设社会主义和谐社会是不分阴阳界滴,呜呜,作为一名二十一世纪滴鬼,是不应该不讲文明滴,咱俩的思想境界悬殊太大,呜呜,但还是要相信缘分滴。于是她就扬手甩出一把碎石子,俺左避右闪,还是有一颗碎石子打在俺的右脚踝上,俺大惊失色,又引吭高歌:“操你的那个妈呀,吊死鬼抛下红绣球呀,正打中老子的脚呀,俺与你喝上一壶,红红的高粱酒呀!”吊死鬼说天哪!苦命滴俺,为什么要嫁给一个不讲文明滴穷酸鬼呀?不!不!呜呜,呜呜!俺一见吊死鬼呜呜地哭着转身离去了,如释重负,高兴地跳脚大唱:“吊死鬼你大胆地往前走呀,往前走,莫回呀头……” 

       摆脱了吊死鬼,俺才发现俺真成了一个穷酸鬼,肚子饿得咕噜咕噜直叫唤。俺想他妈的鬼以食为天,当务之急是要想方设法弄俩鬼钱,不然就会变成饿死鬼。俺往前走了一段鬼路,遇到了一个色鬼。该色鬼一见俺就高度赞扬,说俺做鬼也风流,他费了九牛十八鬼之力都没泡上吊死鬼,却让俺泡上了。俺说你他妈哪壶不开提哪壶,老子饿得都快晕了,哪有心思风流呀?快给老子指点迷津,怎么弄俩鬼钱才是正经事!色鬼诡秘地媚笑着说,有钱能使鬼推磨,此乃鬼机,不可泄露。俺说放你妈的鬼屁!老子在阳间就知道这些鬼蜮伎俩,算什么鬼机?不过还是要谢谢你,经你这么一说,老子知道应该怎么办了。色鬼就对俺翘起一个鬼拇指,说好呀,好,识时务者为俊鬼!    

       俺想既然有钱能使鬼推磨,那么鬼推磨就一定会有钱,于是俺就变成了推磨鬼,在磨房里推起磨来,一圈一圈地转着。推呀推,磨呀磨,磨出来的面粉全变成了飘飘洒洒纷纷扬扬的雪花,白茫茫一片鬼域真干净,俺早已精疲力尽,却不知道被奴役的日子何时才能熬到头。终于要发工资了,来了一个吝啬鬼,狠狠地把俺表了一下子扬,说俺活得很窝囊,死了也很卖力,推起磨来克克克克业业,做鬼就要做这样的鬼。吝啬鬼话头一转,说不过呢,你也应该知道,现在正闹金融危机,这个鬼磨房也要破产倒闭,你从夏天干到冬天,只能领到一个月的工资,再加上吊死鬼投诉你,说你讲话不文明,色鬼也告了你的阴状,说你推磨时心里还在惦记着吊死鬼,所以根据考评结果,只能给你一个月工资的百分之十三点五七,如有异议,完全可以申请行政复议。俺说操!一拳出去,就把那个吝啬鬼打得散了架,骨头七零八落无法收拢。

       俺吓出了一头冷汗,心想自己一时冲动,丧失理智,鬼命关天,这下可是闯了大祸!正想着要去投案自首,无赖鬼来了,说你鬼迷心窍,天都快亮了,你怎么还在这里鬼混?阎王爷让俺找你,等着要看你写的博客呢!俺说可是俺已经闹出了鬼命,鬼网恢恢,疏而不漏,等待老子的是鬼法的制裁,还写个鬼呀?无赖鬼马上给俺出了一个鬼主意,说这事很好办,现在是信息时代,你把吝啬鬼的骨头一根一根输入电脑,用软件一处理,他就复原了,保证连屌毛都不会少一根,很简单的鬼把戏,一点儿都不难。俺恍然大悟,向无赖鬼致谢,说你他妈太有才啦,这个鬼点子真不错!无赖鬼催促,别说鬼话了,快去写博客吧,这是头等大事,可别让阎王爷等急了,说你是一个懒鬼!

       俺一急,就还了阳。隔着阴阳两界,俺对无赖鬼说:“是阳间把俺由人变成了鬼,是阴间把俺由鬼变成了人。”然后,俺就醒了他娘的,嘿嘿嘿。

后记:

       俺还阳后感到浑身无力,又睡了一觉,再醒时已是北京时间13点10分。就这个梦境,俺写了三天,因为被鬼一折腾,精力很难集中,还遗漏了一些梦中情景。写的过程中,给老婆大人讲过梗概,老婆大人问俺脚踝疼不疼,俺说不疼,但说过之后,马上感到脚踝隐约有点儿疼。是不是真有鬼缠身了,俺也闹不清,反正就是一个累,所以这几天没有访问博友们,望博友们看在鬼的面子上,原谅俺。

       另外,还要解释一下,之所以这个梦境写了三天,是因为俺冒着让阎王爷生气的危险,中断写博客,为老婆大人炮制了一篇论文,因为老婆大人要的论文比阎王爷要看的博客还急。

       最后申明,鬼话连了篇,纯粹是在叙述俺的一个梦境,根本没有什么寓意,如果有谁看出了什么寓意,那是您的本事大,也是完全出乎俺意料的事。

  评论这张
 
阅读(6)|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