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郭晔菲的原创博客

凭皓华、敲击桥边倦客;任所爱、惊动千古心髓。

 
 
 

日志

 
 
关于我

今夜色暗无月光,独座窗前绣诗行。 字字推敲细细琢,咏不成歌睡不香。 手举青衫骨格骄,双唇自画野蛮腰。 心红胆大莺啼梦,脚拿虬髯我是猫。 湖头随晚笑,柳向客船行。故事春梅树,枝条陌上鲸。快眼思家国,飞鸿晓雾名。千秋风雅颂,直视好男生。 (原创文章皆为本人作品,具有无可置疑的版权,仅供交流,请勿侵权,多谢合作!本博客不参与任何圈子的期刊、杂志有奖竞赛、有奖评比。这个博客是我的官方博客,官方就是我,我就是官方。任何人不得抄袭!)

网易考拉推荐

阎连科的梦境  

2016-11-03 11:56:36|  分类: 引用转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阎连科的梦境 - 山人 - 郭晔菲的原创博客

 早前,著名作家閻連科憑藉小說《日熄》獲得紅樓夢獎首獎。書中十四歲少年口中所講述的夜裡的夢境,或是夢中的黑夜,看似奇幻,卻從想像照進現實,成為了對中國現實亂象的巨大隱喻。

文:香港文匯報記者 尉瑋

酷熱的夏夜,伏牛山脈的皋田小鎮,人們在一夜之間集體患上了夢遊症。人們在夢境中偷搶打殺,日頭底下隱匿在人心中的慾望蠢蠢欲動,善惡互相纏鬥,分不出勝負。夜更黑了,時間濃稠得似乎沒有盡頭,夢也更加荒唐,人們以為回到明朝追隨李自成後裔,要起義兵變......天就快亮了,夢魘會終止嗎?

一次困難的嘗試

「我的所有小說都離不開那塊土地。回到那塊土地,寫什麼都得心應手。」但《日熄》讓閻連科覺得「很艱難」。難的不是人物行為方式和形象的描寫,而是講故事的方式、角度和試圖突破的小說結構。「我這一代人,尤其中國內地的寫作,特別注重宏大敘事,人物和社會的重大事件聯繫起來。這是整個中國的寫作傳統,也是這個國家的一個特殊性--所有人物的命運可能都逃脫不了歷史的限制。我希望這次的寫作能擺脫這種宏大敘事,但是又不失人們閱讀中的深刻和複雜的東西。也希望徹底進入人本身,描述人物深層的內心世界,那些靈魂的東西、黑暗的東西,來自於最深層的我們看不到的人文的東西。」從宏大敘事回到人的敘事外,他也希望將故事延宕到第三空間。「比如第一空間就是我們的生活,見面、說話......這是一個實實在在的空間。另外一個空間是想像。我試圖去獲得第三空間和第四空間,讓人物的活動範圍更廣闊,比如夢遊就提供了這個契機。你說它是真的,它一定是夢;你說它是夢,它又是人在行動中。它既不屬於這個空間,又不屬於另外一個空間,純粹是第三空間的東西。但我仍要保持它和中國現實和人之間的密切聯繫,這些都和以往的寫作不同,結構、敘述、人物都有變化,這些對我是一個難度。」

小說從去年春天開始寫,只用了半年就完成,但之後卻修改了至少十次以上,「每天都在改,打印出來的稿紙堆起來和寫字枱的高度差不多。」修改得最多的是對各種人物的描述,每一個小人物的線條都被修剪得更加清晰明瞭,更加強了內心的光明和善的閃現。是不忍心故事過於黑暗殘酷而刺痛讀者?

「作家也不應該只是向讀者提供一味的黑暗吧。」閻連科說,「這也不符合我的文學觀的要求,哪怕僅僅為了故事更起伏動盪更感動人,也是需要兩方面更複雜,善和惡不會那麼清楚的。大體上,這個小說就是黑暗的世界黑暗的社會,但是恰恰寫了很多小人物那種善良的東西,這比較符合自己對於文學的認識。」

故事發生在一晚之間,這對長篇小說的書寫來說,也是一種困難。閻連科說,我們老說要書寫「歷史的長河」,他卻有意識地要寫一個局限在幾個小時或是一個晚上的長篇小說,甚至讓時間在其中都消失掉。藉助夢遊這個狀態,他把故事限制在那個特別的晚上,時間的死亡,太陽的死亡,人們在夢中回到明朝......他得以重新書寫對時間的認識。至於這其中的人物,是身處歷史之間還是遊蕩在歷史之外,他沒有點明。「人醒着的時候,被理性壓抑的時候,所有的慾望想法都是不可能實現的,但在夢中就能獲得。我希望小說更豐富,給讀者更多的想像,也許他就在歷史和現實之間,也許他在歷史之外,難以說清。而整個故事本身也可能只是一個夢。」

夢遊與神實主義

夢,在閻連科的小說中時常出現,比如《丁莊夢》,比如《年月日》,到了《日熄》,更成為了包裹所有詭譎故事的外殼,說它是書中的絕對主角也不為過。「走在北京的街上,人們的那種匆忙很容易讓你想到殭屍電影中殭屍走來走去的感覺。就像在夢中一樣,飄忽、匆忙、彼此之間沒有聯繫、擦肩而過。那個場景給你一個夢遊的感覺。我突然覺得可以讓故事完全置身於一個夢遊的世界中,這樣故事就擺脫了以往讀者對真還是不真、合理還是不合理的要求。我似乎永遠在擺脫我們所說的現實主義的邏輯關係,尋找一種新的邏輯關係。」閻連科說,夢遊這個設定恰恰幫他解決了問題。

夢遊中,世界顛覆失序,宛如退回蠻荒時代。這樣的故事很容易被評價為魔幻現實主義的、荒誕的、黑色幽默的......事實上,這也是我們談論中國當代作家時最喜歡使用的標籤。

「中文或者全世界對這個的理解都非常狹隘。」閻連科卻說,「好像如果事情超出了我們生活的邏輯,要麼是魔幻的,要麼是荒誕的,再找不出別的解釋了。至於什麼是魔幻,什麼是荒誕,沒有任何人去做過認真的分析,不合理的都是荒誕的,誇張的想像就都是魔幻的,這是個非常簡單籠統,乃至於粗糙的說法。」他對放在自己身上的標籤也不甚滿意,荒誕大師、魔幻現實、黑色幽默、夢魘......他覺得粗疏的定位非常不準確,乃至於寫了一本書來仔細分析。在這本叫做《發現小說》的書中,他不僅闡釋了自己的文學觀,亦重新界定了現實主義,更分析了不同層面的真實是如何呈現的。他提到「神實主義」,「只關注內真實,不關注外表合理不合理。」在他看來,現實主義關注事情本身,一加一只可能等於二;魔幻現實雖然有着誇張的想像,但和現實有着一定的聯繫,一加一不一定等於二,但必須有着一加一的存在,這是基礎。至於神實主義,就連一加一這個現實的基礎都可拋開,「內真實,是完全心理的真實和靈魂的真實,抓住了這個邏輯,其他可以不管。」夢遊就是一個巨大的神實主義,「只要抓住了夢遊這一點,寫夢遊中的任何事情都是合理的。包括《日熄》、《炸裂志》、《四書》,在這個方面會越來越清楚這一點。」

神實主義不需要真實這個基礎,反而是從想像走向真實。閻連科說,這才是今天中國最重要的理念,對文學更是。「因為中國今天的事情,中國人知道一件事發生的原因,但是對於漢語以外的人來理解,是找不到任何邏輯關係的。在這種情況下,神實主義恰恰是最好的解釋現實的文學方式。」



  评论这张
 
阅读(3)|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